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在线 > 精彩论文 > 正文

在航行中遇炮友

02-07 精彩论文

在航行中遇炮友 交接典礼的布置让我们非常忙碌,茶点与鸡尾酒由老大指挥着外送人员摆设。
程程及我众炮友都应邀来观礼。

因为今晚我们就要启航返国,交接仪式进行着。我再将电线线路做最后的巡
礼,封存舰上的小老鼠咬坏不少地方。有一回配电箱还因为小老鼠被电击在里边
而产生短路冒烟,就像是绿色奇迹中的死刑犯一般〈这部电影好像要十多年后才
会上映〉。

返国的航程是一次长程远航。所以我颤颤惊惊的再检查一遍,深恐在航行途
中发生问题。

程程及众炮友在参观时遇上我,她们一一的跟我道别。程程还一直以为我是
她们七个月来的老顾客情谊,幸好没穿梆。

这个道别也让我下定尔后退伍的工作。晚上的启航在厂里工人的解缆后,老
大正式下达拥有于她的正式权益。

航海功力不错的老大,没用拖驳直接用一缆及反舵效应,轻松的将船舰带离
码头。我们一票人看着夜色中的长堤,终于离开待了七个月又十六天的地方。

六天的航行中来到夏威夷补给油料及淡水。然后是三天的整备,全舰人员分
左右班放假。我是第二批放假人员,除了途中一些小小的状况。

老大对于我们的表现感到满意,我们已经在别舰呆过的人员,不像后续从新
训中心拉出来的人员。有着训练过后的规矩尊从,也有长幼有序的伦理观念。所
以照资历我还要排到第二班放假。

参照前一班人员的介绍及建议,我们一放假就跑到威基基海滩边的假日酒店
开了一间房。

换上夏威夷衫及短裤就到对面海滩看美女,手工艺店看到我们把我们当作日
本游客。直对我们说日语。略懂日语的我也跟着她们乱盖。

晚上在酒店对面沙滩上的露天BAR 小酌兼看美女,日本人及韩国人占大多数。
这时的我发现一个日本美女单独坐在吧台边的小桌看着我们。那么美丽淡雅,像
一个天使般。当她的外衣被海风落,我欣赏着她的移动姿态。盘起的黑色秀发散
落发丝被海风吹乱开来,美目半闭的她,容颜似雪。

我借酒壮胆来到她面前,想要跟她搭讪。她笑着请我坐下,聊没三句她就开
口跟我讲价钱。

我解开她的胸罩,把玩一对纤巧挺拔的乳房。把吊带背心从她双肩上整个拉
下,弄开了她的胸罩上的扣带。启子冷冷的目光中看着我的动作。谈妥价钱后我
在众队友羡慕的眼光下带着她启子回房间。

她的乳晕颜色浅浅的黑,乳头小巧,我用舌头顺着乳房的弧线一寸一寸的舔,
然后含着乳头贪婪吸吮。现在已经坚硬起来。一手伸进启子的短裤中,在她的大
腿及阴部上游离摸索。启子蹬着一条腿,她的一只凉鞋掉在地上。

我俯下身将她扶倒于床铺上,把她的脚趾含入口中。她的趾上涂着指甲油。
搀加亮粉的指甲油让她的玉足显的非常妖艳。我一直舔她的玉足,双手在完美的
小腿上摩挲着。

启子或许是的觉得搔痒,开始微微的摆动娇躯。纤细的腰肢扭动着迷离的弧
度。双腿也颤抖起来,启子她争扎着退下短裤及里边的泳裤。

她阴唇的形状,不是我满意的类型。美丽的外表及内在真的差别蛮大,看到
她那阴唇我只想赶紧将水库泄洪。

她让我把精液射入她口中。精液从嘴角边流出来。她的唇彩残损不全还有些
沾在我的肉棍儿上,启子的阴道很紧,但是也很干燥

她自己用口水染湿后让我插入,身体没有一点做爱的反应。像是毫无生机的
躯壳。眼神只是望着上方的天花板。没有一丝做爱欢愉表情。让我兴致大减,我
越发想替南京死难同胞发一炮报仇的念头涌现。

草草了事后我回到队友桌边,启子也回到BAR 寻找下一位芳客。众队友已经
有些人也找到鲜花回去插,剩下的一直在问我启子的内装如何?

花了钱没买到自己满意的肉体,隔天一早买些纪念品后就跑去参观亚利桑纳
舰的遗址,然后返回舰上睡觉。

我们舰是美国于1965至1967年间建造以反潜任务为主的"Knox"级巡防舰,美
国总共建造有46艘,我国使用的两批六艘皆是以租借方式取得,本级舰长438 呎,
宽46.75 呎,吃水24.75 呎,标准排水量3 ,011 吨,满载3 ,877 吨,动力系
统为2 座锅炉,一部西屋涡轮透宾(turbine )主机,轴马力35,000 匹单轴推
进,最高航速27节,巡航22节,舰艏装备一门Mk-42 型54倍径的单管127 公厘主
炮。

这是台湾海军第一次拥有这型5 吋炮,主炮后方是一座八联装的ASROC 反潜
火箭发射器,此发射器亦可发射鱼叉反舰飞弹,为此台湾首次从美国购得一批此
型飞弹装备于本级舰上,另外在两舷侧各有一组三联装的Mk-32 鱼雷发射管,在
舰尾直升机甲板后还装有一组方阵快炮,编制乘员军官17人,士官兵250 人。

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电机中士,其它装备只差没电时我才会出现。已经快
届退伍时限加上海军专业分级下,我也懒得去学非我管辖的装备。从夏威夷返航
台湾前遇上两个太平洋低气压,也让我们值更人员吃足苦头,尤其是舱面的值更
人员。

快接近台湾时,海军总部派出阳字号与油料运补舰与我们会合。顺便做海上
加油加水的运补演练,然后再拖驳喷水欢迎下进入左营港停靠新滨码头。

总部的欢迎仪式后,中科院人员开始进驻安装武器设备。我也要支持电机部
分,新进人员也开始补进单位里来。在成军整备期间我的役期也剩两个月结束,
老大把我叫去询问我留营的可能性。

三位美人儿等待着我,我的回绝后,老大失望的预祝我退伍后工作愉快。我
舰成军后开始舰上的操演演习,我也抽空北上跑去台大参加观光局举办的领队与
导游执照考试。

我也顺利的低分过关领去执照,最后在文书室领去我退伍令后。离开单位重
返社会。

§§§§§§§§§§§§§§§§§§§§§§§§§§§§§§§§§§§§§§

§

在搭车回家的车站里,我分别通知了三位美人儿退伍的消息。媚姐及月娟姐
是要我赶快飞去澳洲与她们同住,但是我告诉她们我想先陪陪家中两位老人家。

我听出她们失望的语气,程程也要我有空到美国陪她。因为她还有一年多才
能结束。

回到家后老妈子赶紧杀只鸡给我补,老头子已经要我与他对酌。他已经认为
这么儿长大成人,在家中这段日子。两老子开始言语中透露想抱孙子的愿望。

陪着老头子在家中做山,一晃又两个多月。那天与老头子做完事收拾好工具
后,正准备回家吃晚饭。家门口停着一台吉普车,正跟老头子讨论来访者时,空
气中闻到饭菜香。

今天这客人让老妈子准备蛮丰盛的,老头子在屋檐下洗手洗脸我则冲进屋内。
老妈子居然再看着华视的卡通,厨房里有两位女人的声音。

老妈子比了比要我进去厨房,我探头一望居然是我那两位美人儿。

我惊讶张大的嘴巴,被媚姐塞一块猪脚。月娟姐正快乐的炒着菜。

「死兔仔子!老妈我煮的没见你吃过两碗!」老妈子嫉妒的说道。

两位美人儿煮的菜我足足吃下五碗,两位美人儿边吃饭边跟老人家说要带我
下山的事情。

老头子说山上没什么事,我在只会碍手碍脚的同意我下去。老妈子只是一直
在念抱孙子的事,念的两位美人儿满脸通红。

当晚两位美人儿与我一起挤在我那狗窝似的房间睡,两位美人儿死也不肯让
我办事。怕吵到老人家。隔天吃过午饭后,我跟着两位美人儿一同下山。车行间
我才知道媚姐那台米奶,我开去基隆时我同学用军油搞的引擎要大修。

媚姐卖掉换这台英国吉普车。沿路我正在思考着要如何对两位美人儿讲程程
的事。

「姐!有一件很重要但是你们听了会生气的事要告诉你们!」我在客厅里站
着面对两位美人儿说。

「什么事!你说吧!姐应该可以接受!」媚姐回道。

我将程程的事从认识到现在一五一十的告诉她们俩,她们也静静的听我述说。
没有发生我预想中的状况,只是两位美人儿平静的对我,说要我对人家负责。她
们俩也没有再说什么,各自去忙自己的事。留下我一人呆坐在客厅里。

生活还是照以前一样过,我闲人一个在家东摸摸西擦擦的。小琳会带着两个
已经会乱跑的小鬼头过来串门子,两位美人儿的态度让我闷在心理。

对于我的求爱也不拒绝,只是态度没有以前亲密。好像是在应付我让我发泄
肉欲而已。

「姐!你们俩这样的态度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对闲赋在家里的月娟
姐说道。

「那不然你还要我们俩怎么样?」月娟姐对我发起脾气。

「我……我……!」我说不出话来。

这时月娟姐好像忍受不住的趴在沙发上哭了起来,我只能够走到她身旁,轻
轻的拍抚着月娟姐因哭泣起伏着的背部。我保持这姿势直到月娟姐停止哭泣。

「宾!你会为了那女孩离开姐吗?」月娟姐含着泪眼抬头问道。

「只有你们两个叫我走,我不会离开的。除非你们俩真的不要我!」我道。

「宾!这是你说的!你如果再负我会招天打雷劈的!」月娟姐对我诅咒的说
道。

我也对月娟姐举手发誓,如果我为了别的女人而抛弃她们俩。我将会永世不
得超生,月娟姐满脸泪水的亲吻着我。媚姐也出现在我身后,紧紧的抱着我。

「姐会跟你在一起!可能是上辈子做的孽!现在要来还你债!」媚姐自我背
后说道。

「我们俩个在你身上也取得不少!现在只求你不会为了另一个女人抛弃我!」

「你会跟我们俩讲这事情表示你还有心对我们!」媚姐连续说道。

「我接受这妹子!月娟姐那你自己搞定!」媚姐说完头靠着我的背。

「既然媚这么讲!当姐的我还能说什么?」月娟姐道。

我让俩位大姊美人儿端坐沙发上,对她们行大礼。连磕三个响头后两位美人
儿扶我起身,让我坐在她们中间。三个人紧紧搂在一起。

那一夜我们没再多说任何话。只有亲密的拥抱。

§§§§§§§§§§§§§§§§§§§§§§§§§§§§§§§§§§§§§§

§§

两位美人儿几天后跟我要了程程的电话,她们三人在电话里说些什么?三人
都不透露给我知道。

但是我心理一股不祥的阴影开始笼罩,三位美人儿不知道要开始用何种方式
管教我这闲人。

两位美人儿同程程通过电话后,对我是非常非常的体贴。与程程的通话也是
在两位美人儿说够后,才能轮到我。

从未谋面的程程在电话中跟两位美人儿说些什么?一直是我心中的问号。一
直到媚姐出差去香港的三天里,才从月娟姐口中套出一二。

送媚姐搭机后的晚上和往常一样,晚餐我同月娟姐俩在餐桌上吃着,少了媚
姐我把全部的菜都摆在两人的面前,两人紧紧地偎在一起在轻柔浪漫的音乐旋律
中彼此相互喂食。我将月娟姐喜爱的红酒开了一瓶,开始套话行动。

月娟姐啜饮着我口中所渡过去的红酒,她和我都已经以这种方式喝了不少,
唯独月娟姐的脸开始充满了微醺的色彩红通通的,我搂着月娟姐的娇躯,双手开
始不安份地轻抚着她露在居家短裤外两条古胴匀称的玉腿。

我特别按奈住高涨的情欲,牵起月娟姐的玉手来到客厅沙发上。

我将月娟姐的T 恤轻轻往上拉开,月娟姐那一对大又丰满的坚挺的玉乳便露
了出来,吸引了我低头将它们含住,幷用力的舔吸了起来,让月娟姐不由得发出
了一声快活的长叹,浑身酥软地向后倒下,我顺势将她放倒并压在她那迷人的温
软玉体上,将月娟姐身上衣服完全去除,然后就如品尝美食一般,从粉颈处开始
舔遍了她身体的每一吋肌肤。

月娟姐在我的舔吸下身体如蛇一般地不住扭动着,双腿在刺激下夸张的开启
着,我双手也没有闲着,不时地抚摸着月娟姐胸前的两颗玉乳以及那高高翘起的
臀部,并将手指抠进她两片花瓣一般的阴唇之中,每当我的手指朝里面深入,月
娟姐她的鼻息就随之而沉重了起来,我如同一头掠食的雄狮一般,趴在月娟姐左
右极度分开的大腿之间将她的阴唇掰开来,贪婪地舔食着那从蜜穴深处不住涌出
的爱液,在胯下的那一支的阳具硬挺到几乎要完全贴住小腹!

「宾!进来吧!姐受不了了!」月娟姐哀求道。

我将已经硬挺火热的肉棍儿狠狠的贯入月娟姐的阴道中,佛要将月娟姐的身
体刺穿一般,毫不怜香惜玉的狠命抽插,月娟姐媚眼如丝只能张开双腿地默默承
受我的的撞击,只不过随着我那狂风暴雨般凶狠的抽送,阵阵酥麻的快感从子宫
深处向外扩散开来,让不自觉地伸手去抚摸阴蒂自慰助兴了起来。

月娟姐用两手将自己的阴唇左右掰,爱液也就随着我强力的抽插而不断地如
老式唧筒般给带出来,我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让月娟姐自动地频频抬起美臀来迎
送。

「姐!你跟程程在商量些什么?」我问道。

「媚……要。给。你。一。个。工。作……!」月娟姐忍耐住身体的酥麻感,
断断续续的说道。

「一……个。让。你。无。法。固。定。一。个。地。方。的。工。作……!」

就这样,在充满肉欲味道的房间内,月娟姐的情欲不断地加温、燃烧,直到
我发出了一阵低吼声中,一股又一股火热沸腾的精液不断地从睾丸中激射而出,
浇灌进月娟姐那饥渴而不住收缩的阴道内。

「小冤家!不准你跟媚透露你知道这回事!不然姐要拔你的皮!」月娟姐用
玉指点了点我的额头说道。

原来月娟姐转投资的旅行社,随着社会经济的发达生意昌隆。媚姐想让我跑
北美线带团,让我不会有固定的地方可以去跟其它女人搭讪,这样就可以免去我
到处留情的风险。

刚好我有领队执照,让程程接管旅行团旅费的转帐兼做地陪监视我。这样我
就可以让她们高枕无忧,如此一举数得的方式。又免去我闲赋在家让人说闲话的
机会。

人算那能如天算,一切知天命的我还会发生什么艳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eazetech.com/jingcailunwen/2020/0207/14.html